淮南旧事

一个不动笔只动脑的学业充
墙头多 随便磕磕 开心最重要

王杰希 微草堂堂主 一个卖王不留行的正直男人 王堂主有个困扰 那就是对家蓝雨玩剑的黄姓话唠长年累月地来骚扰他采药 在最近一次的单挑中 这位话唠还毁了他一筐子的王不留行 王杰希很愤怒 王杰希很无奈 但是该怎么办呢?就地干?


【政治考试摸鱼

【脑洞多是我的错吗

【王黄】Magic (一)

0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王杰希的时候,觉得这个人和自己合不来——而且是绝对的合不来。

1

在黄少天的记忆中,他与王杰希的初次相遇是在高中的入学典礼上,地点是那个就坐次序按学号来的报告厅。由于学号差了那么十几位,黄少天没能与发小喻文州一起享受中央的黄金席位,而是运气特别背地被分配到了边疆——坐在那种边边角角的地方望向台上,某冯姓年级主任的身影会被完美地淹没在假花的海洋中,连一根头发也看不着。

入学典礼无外乎各领导的长篇大论,以及各学生代表的中短篇发言。对于天性爱说话的黄少天来说,这种场合就是用于捕捉关键词并对其进行吐槽的。然而,这次他失去了长久以来的倾听者喻文州,于是那满满当当的零碎话语便全...

【周黄】

【带男朋友回宿舍被队友抓包了怎么办!!急急急!!!在线等!!】


“周泽楷你过来过来过来!哎别扭扭捏捏的!这个点大家都在训练室训练,没人会发现我们的。待会儿你就待我宿舍,别弄出太大动静啊——唉我忘了,你那么安静一个人怎么会弄出大动静呢,当我没说没说。但你别把我桌上的零食给吃完了啊,那可是我到S市找你之前刚买的,我自己都没吃上几口……”黄少天一边絮絮叨叨一边牵着周泽楷往蓝雨俱乐部里走。被迫墨镜口罩兜帽全副武装的周泽楷默默地点头,虽然热得有些过分,但还是又伸手把领子拉高了点——事后他曾一度认为这样鬼鬼祟祟的两人没有被门卫拦下一定是因为门卫在打瞌睡。

“好了好了好了,这会儿周泽楷你可以把墨...

Just a 脑洞

黄少天是某站知名up主 以纯熟的操作与实况时一刻不停的吐槽出名
周泽楷是某站知名唱见 以开口跪的唱功与除唱歌外的惜字如金出名

黄少天在G市某个热死人的夏天被安利了一款恐怖游戏 录制时因为场面与音效太逼真而忍不住尖叫出声“那我们继续往前走啊——啊啊啊啊啊——!!!!!(停顿三秒)(喘息声)这东西……这东西什么时候跟在我后面的!我靠我居然都没有注意到!我说你!对就是你!长得特瘆人那个!你突然冒出来是想干什么啊!是想吓本剑圣吗!哈哈哈哈哈本剑圣根本没有被你吓到!你伤心吗难过吗郁闷吗是不是悲伤已经逆流成河了啊!……”当然 后期的时候黄少天大大机智地消音了那段尖...

Summer Has Gone

萧越(A)×黎绛(A)

黎绛坐在列车的窗畔,像他从前所习惯的那样侧着脸,任凭沿途的荒野与旅途尽头的楼宇在他灰蓝的虹膜上划过,映出光影的模糊痕迹。暗了屏幕的手机在他手底下静静躺着,他没有去解开锁屏的兴致,也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他此行的目的地是H市,除故乡外他最熟悉的地方。在他于这座繁华都市生活的大学四年中,城区的道路与景致早已是陪着同学与友人踏遍。即使是在离开这座城多年的今天,只要给黎绛一个详细的地址,他依旧能在脑中绘出通向它的道路。

而黎绛将要拜访的人正是深知他的认路能力,只是发来一条简短却足够阐述清住宅位置所在的短信后便没了多余的表示,甚至在黎绛询问是否会到高铁站接自己时,他也...

【应该是暑假里写的 写成歌词的两个故事 隐晦到我自己都快忘了设定

妄想症

这个夏季莫名沉寂
冷光中虫声熄灭又响起
白纸黑字在前 客套的安慰也显无力
勉强的笑容是那样熟悉
不知何时变得微弱渐凉的呼吸
即使陪伴多年仿佛也要离去
急促脚步在提示音中停息
抱着头在无尽的白色中哭泣
妄想拥有最初的你
妄想将曾经笼在手心
高温将时间蒸发至天际
身边温暖的生命体与隔墙的久违笑语
弹拨着脑内神经
「又一次得到了么 也想要呢」
火光在黑暗中点明
梦境在未来筑起
夏夜多安静 万物都宁息
你熟悉的背影 温暖的身体
就连声音也融化在颜色里
跪在地上等待梦醒
黑色天空与黑色身影交叠一体
记忆拼图的一角在夏夜失去
絮絮的话语念起曾经
笑容灿烂若彼时的你
沉溺于不完整的热恋

大漠谣



你可曾听到,于岁月中迷失的人儿,依旧日日年年地,在大漠深处唱着古老的歌谣。

尽管梳背头的德国领队绷着脸再三强调过这片沙漠的危险,年轻的副领队也神神秘秘地说过“我家族里曾经有个人走进了这片沙漠,结果再也没走出来” 这样的像是耸人听闻的话,但我,还是独自一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了我并不熟悉的地域里——或者,用大家都听得懂的话说,即使领队如此强调,队友们也如此谨慎,我还是不负众望地掉了队,迷失在了茫茫大漠的某个角落。

我沿着来时的方向,在这片看似与我不知多久前走过的沙地别无二致的金黄色沙地上一步步地走着,只希望下一刻便能寻到科考队的身影。说实话,虽然科考队中的其他队员都是精英,但身为实习生的我自以为也如...

夏夜



太阳拖曳着炽热的色彩缓缓向地平线挪移,炎炎夏日所蒸腾出的水汽带走空气中的热量,喧闹的城市也随之沉寂。夏夜与白日像是被地平线斩断的圆弧天穹一般,分属于两个世界,一个纷扰,一个宁静,截然不同的世界随着红日的东升西沉而交替不迭。
下午五点,食材与锅铲在滚烫的油锅里接触翻滚的声音在厨房准时响起。油烟与菜香交织着穿过轰隆作响的油烟机的管道,一鼓作气地冲向屋外,在渐弱的光线中留下一片模糊的热气后于晚风中消散。

王湾还没进单元门便嗅到油烟味道了,这味道虽然浅,但格外的亲切熟悉。走在楼道里的时候各家的饭菜香味从门缝里钻出来,像是阔别许久的老友一般紧紧拥抱在一起。王湾也在这热闹的气氛里放慢了步子,去细细分辨自己所闻...

未命名未有大纲的ABO文片段

【我觉得一定有bug】

感谢上帝 我最终还是成功标记了他 虽然我裸露的皮肤上布满他掐出的青紫 修剪整齐的指甲留下的大片抓痕在干燥空气中火辣辣地疼 右手手腕因也因他之前毫不留情的一扭而丧气地垂着 但这些小小的不愉快 包括他在我标记时也不曾断过的带着细碎呻吟的辱骂声 都在事后我在他发间嗅到那股只属于我的气息的时刻一并忘却

「哦 我的天那 只是为了标记个omega 我们的琼斯大少爷却把自己弄成了这副像是同班的布拉金斯基狠狠揍过一顿的狼狈模样!哦 上帝啊 真是难以置信——这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得了吧 亚瑟 这世上就数你最没资格对Hero说这话」我没好气地对坐在我对面的亚瑟•柯克兰说道「你倒是忘

Этой зимой не холодно


似乎是越北的地方,太阳就越吝啬于给予阳光。北半球入冬后,这个北方大国的夜晚越来越漫长,连耐寒的渡鸦也只是在白日的枝头抖几下黑亮羽毛上的积雪,在西边天空的最后一丝光芒泯散后便匆匆躲回巢中,祈祷今夜风雪不要刮走它的家园。

他漫无目的地走在飘雪的街道,任雪花染白他浅色的头发。他出门时顺手抄起的伏特加已经喝空了,酒瓶子捏在手里冷冰冰的。他把酒瓶举过头顶,透过透明瓶身他看到那已经被夜色覆满的天。
街道上早已没有其它行人,冷色灯光照亮了灯下一片雪地,那样的洁白无暇。他不禁回过头去看自己走过的路,那歪歪扭扭、深浅不一的脚印叫人一看便知道是一个醉汉的作品。
“Ko,等一下积雪就会把这讨厌的脚印盖上的吧——” 他打了

© 淮南旧事 | Powered by LOFTER